培养独立自主的孩子,日本妈妈从做家事教起

印象中,日本妈妈好像浑身飘着仙气,有双可以做出各种精緻到不行的便当的巧手。即使只是到巷口超市买根葱,也打扮得得体典雅还上全妆,见面的时候永远笑容可掬、温柔大方。至于灰头土脸的忙进忙出,大吼大叫着要孩子讲话小声一点、快点吃饭、不要乱跑,或者当街厉声责备做错事的孩子,这些场面很难跟日本妈妈的形象连结在一起。难道日本的孩子本来就很好教?

日本妈妈说:「先懂得为自己负责,一切就水到渠成。」要建立孩子的责任感,就从日常生活的基础打理开始。

日本妈妈常用的第一招是收拾玩具。一岁左右开始可以简单沟通的孩子,就能透过游戏和妈妈的鼓励,完成帮助玩具归位的任务,进而产生「我可以做得到」的自信心。日本妈妈更会细心观察孩子对各种任务的反应,循序渐进的带领孩子慢慢往更困难的挑战迈进,毕竟孩子们动作慢,并不代表他不会,只要他想继续尝试,日本妈妈就会大方地给予孩子完成任务的机会。

培养独立自主的孩子,日本妈妈从做家事教起 shutterstock

当孩子逐渐长大,日本妈妈就会端出第二招:分担家事。举凡饭后收拾碗盘擦拭桌子、把洗好的袜子手帕夹在架子上晒、替植物浇水或牵着狗儿出门散步,这种简单的家事,日本妈妈们会尽力帮助孩子们在进入小学以前,学会自己动手做,同时把「不给人添麻烦、不造成他人困扰」的同理心牢牢深植在孩子心中。

尤其是五到六岁的孩子们,念大班的时候最为关键。这时候幼儿园的老师也会从旁担任协助的角色。同时日本妈妈们也会彼此交流,互相传授一些便利、安全、正确的小道具,让孩子能够愉快又有效率的完成各种家事任务。这幺一来,不只是孩子能很快的适应团体生活,同时,也能趁早为孩子建立完整的自主品德观。

日本人这种对待「小事」的教养态度,成就了日商对细微之处的讲究。台湾花王深耕「儿童清洁教育」已迈入第六年,每年皆有五百多所小学报名、两百名不分职阶的社内同仁担任志工;从总经理、副总到基层员工,利用上班前的早晨时间亲身拜访有花王企业在地的小学。台湾的小学教育中,尚未有专门科目教导「家事清洁」这种需要技巧与指引的基础生活教育,自2011年起,花王秉持着社会企业责任,率领众多同仁们亲身参访各小学推广「儿童清洁安全教育」并担任清洁教育大使,透过一系列生动活泼的自製教案,如「微笑家事舞」、「洗手歌」,甚至以童趣感的手绘插画勾勒出「我的家事小秘笈」教本,除了鼓励小朋友参与、让做家事这件事变得有趣好玩之外,也提供了更多师生及亲子间的互动机会。像是从小没有人告诉我们拧抹布要一手在上、一手在下,将抹布以垂直方式扭转才能拧乾水分且不会把袖子弄湿;擦桌子时要先将抹布摺叠成手掌大小,并依照像是电子式阿拉伯数字2的方向循序擦拭等,简单的家事流程其实也有很多细节需要注意。孩子们除了从与大人相处的生活经验中学习到基础家事教育,花王更以企业专长实际回馈贡献给社会,2011年花王与靖娟儿童安全文教基金会合作,藉由持续推广「聪明做打扫乾净又安全」的儿童清洁教育,从小培养孩子见微知着的态度,2013年教育部国民及学前教育署担任指导单位,让清洁家事教育推广到更多学校。

培养独立自主的孩子,日本妈妈从做家事教起
花王社内同仁利用上班前的早晨时间,亲身拜访有花王企业在地的小学担任志工,致力推广儿童清洁教育。

在台湾花王担任採购的杨复强,本身就是两个小孩的父亲,当公司推广儿童清洁教育公益活动时,总觉得必须把这样的使命做好,「我请习惯用右手的小朋友将右手与腰部齐高握住扫把当作支点,左手放在上方摆动扫把,左撇子的同学则以左手当支点,右手在左手上方挥动扫把。」今年在永乐国小服务的他,将实作练习课程作为重心,让整洁素养从小根植孩子心中。「我发现小朋友对于这种实作方式较为专注,经常跟我交流;我认为教育不见得有标準的方法,但是让大家在游戏中学习,有时候有意想不到的效果,我自己也觉得很开心!」在台湾花王工厂任职的刘淘恺,在新竹的兴隆国小示範家事舞时,发现他传达的不只是清洁这个概念,更包含了鼓励孩子参与及付出的态度。

台湾的爸妈别怕孩子做不到,透过让小朋友乐于参与家事清洁这项小任务,选对安全、事半功倍的工具,自然而然养成孩子的自理能力,延续对生活事物专注的态度去做好每一件事,就如同花王董事长西口彻也曾说:「在日本的教育是首先推广家事教育,我们希望孩子学习清扫是快乐的。这是花王在台湾50年来除了製造好产品之外,不断努力在做的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