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演讲遭问「直男凭什幺拍同志片」 高EQ回应:这个世界无法

国际名导李安将与威尔史密斯来台宣传新片《双子杀手》,早年他凭《断背山》一片荣获奥斯卡最佳导演,日前他到对岸复旦大学演讲,被台下听众当面质疑:「为什幺直男可以拍同性恋电影?」对此,李安表示:「这个世界很複杂」。

李安演讲遭问「直男凭什幺拍同志片」 高EQ回应:这个世界无法

李安认为,硬要区分男女、阴阳,把它们硬生生隔开,这种分类很粗糙,因为每个人的内心都有很多元素在里头。「我们男人里面都有女人在,女人里面也有男人在,社会中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成分,这不是可以简化,甚至故事化的。」

李安演讲遭问「直男凭什幺拍同志片」 高EQ回应:这个世界无法

李安回忆最初拍片时,他选择的题材就是探讨父子和同志的《喜宴》,但会看他电影的受众有80%是女性,他确实也被同行质疑,认为直男怎幺有资格懂同性恋?「第一次拍的时候不太适应,觉得阴阳怪气的,怎幺调试、怎幺拍怎幺弄,后来拍到一半的时候我太太带小孩来探班,我的同事都说,哎呀这个人怎幺还有太太。那个时候风气没有那幺开放,台湾也是。」

李安演讲遭问「直男凭什幺拍同志片」 高EQ回应:这个世界无法

「公司的人求我,拜託你不要拍这个好不好。我心里也挺害怕的,但拍完也没事,还挺卖座的。」

他继续延伸到《断背山》这部电影,认为该片讲得不单单是同性恋,还有美国西部的牛仔文化。李安提到他在拍摄该片时,特别跑去与原着作家聊天,他表示该名作家虽然写的故事是关于男性牛仔,但他的性别却是「女性」,且还是「直女」,但在和女作家聊天的过程里,李安却怅然地落下眼泪。

难道身为女性跟直女,就无法进入、感受男同志的内心世界吗?

李安演讲遭问「直男凭什幺拍同志片」 高EQ回应:这个世界无法

「她是一个女作家,而且是个很直的女作家,她写的这个短篇小说,然后我来拍这个电影,本身也是很奇妙的。我们做艺术的,感应到奇妙的东西,不愿意把它搞清楚的,在恍兮惚兮之间把它做出来最好。」

李安说,这种「世界很大、很複杂」的感受,他无法立刻讲出个所以然,「我也不晓得我拍同性恋为什幺就比异性恋卖座,我真的不知道,我想是跟我的个性有关係吧?」

李安演讲遭问「直男凭什幺拍同志片」 高EQ回应:这个世界无法

「但我还是想补充一句:人是不能用男女、阴阳,百分之五十和百分之五十这幺粗糙地去分类。我们每个人的内中都有很多元素在里面的,道家讲里面阴的人,外面是阳的,里外相反。我们男人里面都有一个女人在,女性里面有男人在。」

「我越做越久,觉得这个世界不是这个样子,他很複杂。电影也不该只是这个样子。其实整个电影应该更多元化,我们可以有很多的想头,有很多细节的东西去体会、切磋,可以去互相相濡以沫、了解的。对我来讲,不那幺简化成男女、直弯、怪异不怪异的话,这个世界对我来说会是更理想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