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研究:儿童识字教育真正的断层来自缺乏书本,而不是会话字彙

美国研究:儿童识字教育真正的断层来自缺乏书本,而不是会话字彙

据报载,过去九年,台湾的实体书店减少逾 400 间,许多爱书人纷纷感叹台湾的阅读环境正在逐渐沙漠化,但其实这也是许多国家正在经历的现象,而且这种变化还有可能影响到进一步影响到下一代的识字能力,尤其是那些缺乏阅读资源的贫穷地区。

The Atlantic 报导指出,美国白领家庭的孩子,在四岁前会接触到的字彙量约为 4,500 万个,然而一个经济弱势、接受资助的孩子,在同一时期所接触到的字彙量,却仅有 1,300 万个。报导同时引述美国儿童教育及识字能力专家苏珊.纽曼(Susan Neuman)教授的最新研究指出,书籍是孩童获取语言能力的最重要来源之一,阅读量的缺乏也足以影响学校教育的效率。

「当我们用童言童语和孩子说话的时候,我们的语言其实是不精緻的。」纽曼说。「但任何一本像《荷顿奇遇记》(Horton Hears a Who!)这样的学龄前读物,所用的文字都要比我们口语的字彙成熟很多。儿童识字教育真正的断层来自于缺乏书本,而不只是会话字彙量。」

不过现实情况是,并非每个孩子都有书可读。

早在 2001 年,纽曼就曾在一项共同主持的研究计划中发现,费城中产阶级家庭每位小孩平均能接触到的适龄读物是 13 本,但其他约一万名生活在费城贫穷区里的孩子则得 300 人共享一本,而且这一本还是没有文字的着色书。对贫穷地区的孩子来说读书只是偶发活动,因为书实在太少见了。

纽曼与共同作者莫兰(Naomi Moland)的新研究,更进一步说明了,即使在同一个城市里,阅读资源落差也远比想像中巨大。他们走访了包括美国洛杉矶、底特律、华盛顿特区,清查各城市内的特定社区中,各有多少店家销售可供儿童阅读的读物(包括小说、非小说报纸);结果发现,社区里有销售儿童读物的店家,仅占全部店家的 2%,而且社区的贫富状况,还会加大孩子可接触到的书量落差。

以华盛顿特区的国会山庄(Capitol Hill)为例,其区域内商店贩售的儿童读物约有 4,000 本,平均每两位孩子一本,还算差强人意,不过相对于两英里外的集中贫穷区(concentrated poverty)阿纳卡斯提亚(Anacostia),状况已经算是好很多了。当纽曼和莫兰在 2014 年前往调查时,整个阿纳卡斯提亚只有 5 本可供 18 岁以下儿童阅读的读物,而该区域生活在贫穷线以下的孩童比例是 61%。

「在美国,书店就像稀有鸟类般逐渐灭绝,在某些地区中甚至根本不存在。若是连资源都没有,我们又该如何培育阅读素养呢?」纽曼说。

即使撇开实体书店的多寡,放眼亚马逊(Amazon)自西雅图提供的便利网购服务,这些贫困家庭可能也无法负担行动阅读装置和足够的家用网路,与迟缴的帐单相比,书只是奢侈品。没有书和阅读习惯,这些孩子一离开学校就开始遗忘教育所带给他们的知识。贫穷、阅读沙漠,阅读沙漠、贫穷,两者彷彿蛋与鸡。

纽曼和莫兰说,突破这样困境的方法其实非常简单,就是增加孩子们与书接触的机会。

去年,她的团队和捷蓝航空(JetBlue)合作,在阿纳卡斯蒂亚市中心设置了一台免费的自动贩书机,短短六週内就送出了 27,000 本书。纽曼的观点是,持续阅读绘保持孩子们学习的热情,帮助他们为学校教育做好準备,打下未来翻身的基础。

「别说贫穷的父母不在乎孩子的教育,这并不对,他们只是需要资源。」她请所有人重新思考。

那幺,台湾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