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气爆处置及代位求偿 高市府说明

▲日前高市府法制局局长陈月端就代位求偿说明。

针对国民党陈宜民、黄昭顺立委召开「高雄气爆案代位求偿,市府过失最重却免赔」记者会,对于八一石化气爆高雄市政府相关处置及代位求偿(债权让与)计画的扭曲误解,高雄市政府法制局再次严正澄清如下:

一、气爆责任尚未釐清,法院未公平究责:

本案气爆发生之直接及主要原因是中油、荣化长年未尽管线维护之责,且荣化及华运未依照标準作业程序即不当加压重送丙烯。

民事一审法院延用认定事实显有错误之刑事判决来认定高市府有责,係以20年前箱涵设置之责任,然工程界认为该刑事判决与工程实务经验不符,且与本案气爆发生之因果关係早已中断。

高市府公务员是否有相关责任,刑事判决仍未确定,不能仅凭认定事实显有错误之一审判决即予论罪。

 二、气爆发生后市府相关处置并无不妥:

监委李月德、陈庆财、杨美铃、江明苍、陈小红就气爆事件已完成完整调查,调查报告指出,气爆当晚陈菊秘书长主动责由随行谢秘书赶赴现场了解,返抵官邸后,仍持续以电话指挥下属查明现场状况并回报,且气爆管线及排水箱涵施设、监工及验收作业,都不在陈菊秘书长任内发生,关键的地下管线图资系统建置、道路挖掘管理、箱涵清查、巡检纪录等重要公文都未经陈菊秘书长批核或交办,其对气爆管线、箱涵等重要关键资讯无法充分掌握,自无从苛责必须就相关事件及作为进行督导,因此尚乏指认陈菊秘书长有怠忽职责之具体事证。

本案亦业经高雄地检署不起诉处分在案(103年度侦字第24845号、103年度侦字第24846号、103年度侦字第24847号、103年度侦字第24848号)。目前各项判决也都显示,气爆发生当下市府接获通报后的所有救灾处置作为均无不妥。

三、善款管理会之组成具公正专业性,为善款运用严谨把关:

民间捐款的运用,依法有严格的规範。为公平公正公开地监督善款专户之管理及运用,市府成立「高雄市政府八一石化气爆事件民间捐款专户管理会」,聘任府内、外之机关代表、学者专家、民间团体、灾区代表共20位委员,透过严谨的内部流程控管机制,共同监督捐款专户的运用。

想运用善款做任何事情,都必须提送计画并经过管理会半数委员出席及出席委员过半数同意,始得作成决议。管理会中市府人员(含召集人副市长)仅有5位,更可证管理会之公平性。善款相关经费运用情形,不但都公开于网站上供大众随时检视,更经国民党执政时期行政院备查在案,均可证实善款委员会运作之公开公正。

四、代位求偿(债权让与)计画确实让灾民脱离诉讼之苦,儘速回复正常生活,相关权益完全不会受损,市府也不会因此脱免应有责任:

(一)有鉴于921地震东星大楼受灾户历经约10年才获得法院判赔等旷日费时情况,市府启动代位求偿(债权让与)机制,计画的目的自始自终都只有一个,就是让参与的灾民不用经历多年诉讼之苦,可以立即获得百分之百损害填补的救助金,安心重建家园,回复正常生活。

(二)因为灾民多达三千多人,救助金额势必相当庞大,如循预算编列程序恐缓不济急,故经善款管理会委员公正严谨审查后,同意先由善款垫借做为救助金来源,而所有垫付款项,市府日后都必须归还,也就是说,善款最终并不会因为代位求偿(债权让与)计画而有分毫减少,并经由审查会公开公正审定,每一分救助金都合情合理且公平公正,社会大众的爱心不仅完全未被滥用,而且还能确实发挥即时雨的救助功能。

(三)灾民如果不同意审定金额而不愿参与计画,或是想自行诉讼,市府都给予尊重,即便未参与让与,市府亦持续提供诉讼扶助,完全没有逼迫灾民放弃国赔一事。又依目前法院所採国赔诉讼见解,市府与其他肇事业者间属不真正连带债务关係,不真正连带债务人中之一人所为之清偿,即应发生绝对清偿效力,也就是说,市府赔偿后将无法向其他肇事业者求偿(最高法院98年台上字第813号判决参照)。

然而,本案气爆主要肇事者既为市府外之业者,灾民如从国赔途逕获得完全赔偿因而使市府无法再向其他主要肇事业者求偿,无异是由全民纳税钱帮其他主要肇事业者担负起赔偿责任。因此,惟有透过代求偿(债权让与)机制,才能真正釐清所有关係人的责任。

(四)代位求偿(债权让与)计画发放给灾民的救助金额为6亿3千多万元,而气爆民事一审判决认定的灾民总受损金额6亿1千多万(用荣化及华运应赔偿的3亿6千多万元去除以他们共同负担责任比60%后得出的原本100%受损金额),此金额虽然相差不大,但可知灾民如果自行提告所有肇事者,经年累月耗费心神诉讼后拿到的赔偿金,可能还少于代位求偿计画先及时发给的救助金。

(五)至于法院认定市府有责且灾民请求权时效消灭部分,本局已公开说明多次,所影响的只有其他被告应负的赔偿金额。代位求偿(债权让与)计画是以法院判决确定灾民所受总损害金额做为多退少不补的金额基準(如以一审判决为例,即以灾民受损总金额6亿1千多万元做为多退少不补基準,而非荣化华运应赔偿的3亿6千多万元)。

换言之,灾民应得的赔偿不会因为市府与其他肇事者内部责任比例、请求权罹于时效而受损,且市府向善款垫借的部分亦会完全归还,善款不会受到影响。国民党立委未实质了解计画制度内容即刻意屈解,诬指市府以话术匡骗灾民参与计画、影响灾民权益使其蒙受损失一节,不仅完全与事实不符,更让市府同仁与各界热心参与推动计画之公正人士深感痛心。

(六)一审法院判赔的金额,显然低于普遍实务判决之水平基準,未能合理考量本次气爆对于灾民的身心灵及生活影响甚鉅,裁量显失公允。为完整保障灾民权益,高雄市政府将再上诉争取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